虎博资讯 首页 行业新闻 查看内容

南通海门区这位公职人员:沉迷网络赌博 她5年输掉400万

2022-9-19 11:00| 发布者: 空中飞人| 查看: 747 |原作者: 空中飞人|来自: https://www.wgi8.com/news/news_178827.html

摘要: 基本情况:王琴,女,汉族,1980年11月出生,1999年8月参加工作,案发前任南通市海门区正余镇农村经济服务中心经济员。2020年12月,南通市海门区人民法院依法以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判处王琴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南通海门区这位公职人员:沉迷网络赌博 她5年输掉400万

 

基本情况:王琴,女,汉族,1980年11月出生,1999年8月参加工作,案发前任南通市海门区正余镇农村经济服务中心经济员。2020年12月,南通市海门区人民法院依法以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判处王琴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如今才明白,人,只要干干净净、清清白白、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生活,即使条件再差,旁人也不会说你什么,只会鼓励帮助你;反之,靠着不劳而获、靠着谎言和欺骗、靠着侥幸心理做美梦,错误越犯越大,终将毁了自己。”被留置期间,一名“80后”女干部在《忏悔书》中写下了这样幡然醒悟的一段话。

 

她是因挪用公款、贪污入狱的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区正余镇农村经济服务中心经济员王琴。当法槌敲下,王琴的人生就此多了“沉迷赌博”“挪用公款”“贪污犯罪”的标签。

 

一心想赚大钱,染上网络赌博

 

1999年,从南通农业学校毕业以后,王琴被分配到海门一乡镇工作,但自幼家庭经济条件不好、性格又十分要强的她并不满足于这样一份稳定而体面的工作,工作六年多以后,急于改变自身经济状况的王琴办理了停薪留职,开始了个体经商。

 

然而,王琴的个体生意并没有如预想的那样,给她带来大量的财富。因为缺乏经验、经营不善,生意陷入亏损,仅仅2年时间,王琴就背上了50万元债务。面对创业失败,好面子的王琴并没有结束停薪留职,而是选择远赴外地打工,随后开始了第二次创业。然而第二次创业的结果依然不理想,王琴并没有赚到她所期望的“大钱”。

 

停薪留职8年多,王琴没有积攒下任何积蓄。2014年5月,她回到了原单位工作。回归以后,王琴发现身边的同事几乎都在县城里买了房,同事的孩子也大多在县城里上学,想着自己“没房没钱”,心里十分着急。

 

2015年上半年的一天,收到一条手机博彩短信后,一心想致富的王琴好奇地点了进去。这条短信,改变了王琴的人生轨迹。虽然点进去后发现是个赌博网站,但是王琴却想,在网站上下注就跟平日里买彩票是差不多的,只要运气好说不定就能够赢到钱。

 

果然,一开始在网站上下注的王琴,“运气特别好”,几乎每次都能赢个几百或一千的。王琴心想,“这样挺不错的”“一两年之后就可以圆自己的购房梦了”。于是,尝到甜头的她逐渐加大了下注的金额,但是好景不长,“后来呢,就开始输了”。

 

欠下巨额债务,黑手伸向公款

 

把网络赌博当成生财之道的王琴哪里知道,这些都是别人精心设置的“局”。一开始赢到的一些小钱,不过是赌博网站“放长线钓大鱼”的诱饵。

 

加大赌注以后的王琴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好运气”,她总是输多赢少、输大赢小。渐渐的,王琴的工资收入已经填不上参与网络赌博输掉的窟窿,输红了眼的她开始办理各种信用卡、信用贷、小贷公司贷款,用透支出来的钱继续豪赌,想以此翻本,把输掉的钱都赢回来。

 

然而,事与愿违,王琴越赌越输、越输越赌,陷入了一个无法自拔的恶性循环。到2018年下半年,王琴不仅将自己几年的工资收入全部输光,还欠下了100多万元的债务。那时,她每月要还十几笔贷款,只好拆东墙补西墙,不计后果地用下一笔贷款来还之前的贷款,债务规模也越滚越大。

 

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王琴常常失眠,患上了神经衰弱疾病,需要服用安定类药物才能入睡。思来想去,王琴决定戒赌,她删掉了手机里的赌博网站地址,准备“金盆洗手”。

 

如果王琴就此收手,一切都还来得及。然而,意志力薄弱的她,仅仅坚持了不到半年时间,就又“重操旧业”。通过主动联系网站客服,她找回了已经被删除的赌博网址,嫌在电脑端赌博不方便,她索性下载了手机APP,方便随时随地下注赌博。

 

王琴十分天真地想:之前赌输是因为自己下注下的太急,只要自己下注的时候小心一点、稳一点,就能“反败为胜”赢回一切。

 

下注变得更加小心的王琴没能实现“逆袭”,反而越陷越深、输得更多。“重操旧业”后3个月,她的债务规模又增加了20万,每月需要还十几张信用卡、十几笔贷款,还款额也从最开始的几千元飙升到了4万元。

 

巨大经济压力下,为了筹集到“翻本”的赌资,王琴动起了歪脑筋,她将“罪恶之手”伸向了公款,也将自己的人生推向了黑暗的深渊。

 

2019年4月,当时的王琴负责正余镇的综治工作,具体包括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打击处理非法集资、重点人员包括易肇事肇祸精神障碍患者和邪教人员的管控、消防安全宣传等工作。恰逢建国70周年,综治工作尤为重要。根据相关救助政策,王琴可以帮助辖区内经济困难的、需要接受住院治疗的易肇事肇祸精神障碍患者向财政借款,以垫付相关治疗费用。

 

时值正余镇精神病患者庄某某需要入院治疗,王琴根据工作职责,向镇财政借款3万元以便帮忙垫付治疗费用。本来是正常的一项本职工作,但急需钱的王琴“细心地”发现,借款手续很简单,借出来的款都是现金,借款的去向也无人过问,于是王琴干脆将这3万元用于赌博和还个人欠款。非但如此,王琴发现公款被自己挪用后,并没有人发现和追问,胆子就更大了,随后又以相同名义向财政借款3万元,这一次仍然用于赌博和偿还个人欠款。那时,赌红了眼的王琴根本顾不上急需用钱治病的精神病患者,直到借款4个月以后,她才拿出钱给了患者家属。

 

第一次得手以后,王琴仿佛找到了一条筹集赌资的“秘密通道”,她便在挪用、贪污公款的道路上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行为渐趋疯狂,最终走向“末路”

 

王琴一心想要翻本,她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用公款来赌博上,想要作最后一搏。可她哪里是那些把服务器设在境外、专门从事赌博生意的网站的对手,她通过违法犯罪筹集来的巨额赌资,很快又输个精光。

 

沉迷在网络赌博中的王琴,既隐约知道这是一个骗局,她不可能从中赢到钱,又自欺欺人地麻痹自己,一次次说服自己相信还有翻本甚至赢钱的希望。

 

留置期间,王琴曾回忆道:“有的时候也清楚(这是一个骗局),从网络赌博(赌完了)退下来之后很清楚,但是自己忍不住,因为它(赌博网站)让你有赢到这种情况,而且它会算计你这个人,我就感觉它会算计人的心理状态,会抓住你的弱点。”

 

在网络赌博中输急了的王琴像着了魔一样,她已经无暇考虑自己行为的后果了。2019年4月至2020年6月,短短一年多时间,王琴通过采取伪造领导签字、涂改借据金额、利用借据复印件重复借款等手段向正余镇财政所借款,先后70次共计借款209万余元,她还通过采取重复、虚假开具制作宣传品发票和伪造报销凭证等方式,骗取正余镇财政所财政资金共计30万余元,占为己有。这些挪用和贪污的公款,总共将近240万元,被王琴全部用于赌博和偿还个人欠款,挥霍一空。

 

“天下之倾家者,莫速于赌。”王琴从财政上套取出来的公款,平均每笔在3万元左右,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但绝大多数在一两天内就被她输光了。为了翻本,她从开店的朋友那里赊账拿高档烟酒,然后低价转卖,通过做这种常人无法理解的“亏本买卖”来筹集赌资,总金额高达170万元左右。不仅如此,她还向亲朋好友、同事、村干部以各种名义借款,截留本该支付给广告公司的费用,向银行贷款、向小贷公司借款等用于赌博,到被留置时,不计挪用、贪污的公款,她还至少欠下了160多万元的债务。据王琴自己统计,自接触网络赌博以来五年左右时间,她总计输掉了至少400万元。

 

“一入赌门深似海,从此良知是路人。”王琴不仅在赌博中输掉了金钱,她还丢掉了良心。在赌博中走火入魔的她,连那些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的“救命钱”也不放过。“对于患者家属,我是深有负疚感,当时因为脑子完全被赌博控制,完全泯灭该有的道德心……特别是对赵某某的家属,她们在等着我帮忙报销的钱治病,我却长期占用,还找各种理由拖欠至今,把报销的钱用于赌博,从最初对赵某某母女的同情到最后失去理智失去良知,这是多可怕的人格转变……我对这对母女的伤害是巨大的,每次她母亲给我打电话声音都是那么的无助,寄希望于我,我却如此对待……这道德的十字架以后将一直警醒我,没了良知,和十恶不赦的恶人也没区别了。”王琴在《忏悔书》中这样剖析自己。

 

沾染上赌博,是王琴人生的一个重要分水岭。“不能碰就是不能碰,碰到它之后,想要摆脱它,真的是很难……赌博就像毒品一样,一点一滴都不能碰。”王琴痛悟,但为时已晚。

 

“人生从四十不惑到五十知命,这个阶段是人生中最重要也是最成熟的时段,我却在这个时间里走向犯罪深渊、走向监狱,是罪有应得。”面对自己酿出的苦酒,王琴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标签: 南通网络赌博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